• <optgroup id="p15l1"><em id="p15l1"><pre id="p15l1"></pre></em></optgroup>
    <track id="p15l1"></track>
    <acronym id="p15l1"><blockquote id="p15l1"></blockquote></acronym>
  • <legend id="p15l1"><li id="p15l1"><del id="p15l1"></del></li></legend>
    <optgroup id="p15l1"></optgroup>
  • <span id="p15l1"><output id="p15l1"><b id="p15l1"></b></output></span>
  •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與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作者:未知

      摘  要:在習近平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指導與觀照下,我們應當倡導全面生態安全觀。全面生態安全觀著力運用系統性、整體性思維方法,強調生態安全體系中不同的生態安全要素之間、生態文明體系中的生態安全與非生態安全要素之間以及生態安全與生態文明體系之外的多種要素之間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協同。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既是生態安全理論的重要創新,也是生態安全建設實踐的內在需要和有力保障。在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我們不僅要突出樹立社會主義生態文明觀,還要率先樹立社會主義全面生態安全文明觀,這是因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基本內涵、理論基礎、思維方法、目標取向、戰略路徑內在地包含與呼喚全面生態安全觀;而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又將有力地引領與促進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這是因為全面生態安全建設不僅是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重要構成,而且全面生態安全觀的本質內涵、思維方式、目標取向和實現路徑與“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內在要求也存在著高度契合和完全適應的一面。總之,我們應當在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踐行全面生態安全觀,在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中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關鍵詞: 總體國家安全觀;全面生態安全觀;“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DOI:10.16397/j.cnki.1671-1165.201902001
      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既是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必然訴求,也是牢固樹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觀的有機構成。貫徹與落實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是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本質要求和重大舉措。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與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同屬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體系的重要內容,分析與研讀它們之間的內在聯系和邏輯關系,是深刻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整體性的需要,也是系統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實踐的訴求;是深化研究總體國家安全觀、生態安全觀以及“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理論需要,也是切實維護總體國家安全,構建生態安全格局,優化生態安全屏障體系,為全球生態安全作出貢獻以及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實踐召喚。
      一、從總體國家安全觀到全面生態安全觀
      2014年,習近平首次提出:“要準確把握國家安全形勢變化新特點新趨勢,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1]這里的“總體國家安全觀”不同于傳統的國家安全思維,它是中國國家安全理論的最新成果,是富有中國特色的國家安全新理念,它不僅鮮明地提出非傳統的生態安全觀念,而且,其基本規定和所蘊涵的科學思維方法也是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的直接理論基礎和理論資源。在習近平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指導與觀照下,我們倡導的生態安全觀就應當是一種全面生態安全觀。
      總體國家安全觀不僅指明了國家安全體系存在不同主體、不同范圍、不同領域、不同屬性和不同時期的國家安全要素,如人民安全、政治安全、經濟安全、軍事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和國際安全,或外部安全與內部安全、國土安全與國民安全、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自身安全與共同安全、國內安全與全球安全、當代安全與未來安全等,同時也強調了這些不同的國家安全要素的“總為一體”,即強調各種不同安全之間的相互影響和相互作用,如強調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強調外部安全與內部安全彼此聯系,國土安全與國民安全的有機統一,傳統安全威脅與非傳統安全威脅的相互影響和在一定條件下可能相互轉化,發展和安全是一體之兩面,自身安全與共同安全密不可分等。[2]在總體國家安全觀視野中,生態安全與政治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國際安全息息相關,作為非傳統安全的生態安全與傳統安全有機統一,生態安全與上述各種不同區分的國家安全要素相互影響。如果我們不是僅僅局限于生態安全領域來考察與構建生態安全體系,而是將生態安全體系置于總體國家安全體系之中,將生態安全小系統放入總體國家安全大系統之中,強調生態安全與其他不同方面的國家安全要素之間的相互依存、相互滲透、相互作用和在一定條件下的相互轉化,那么,這就是一種全面生態安全觀的本質要求和具體表現。
      在總體國家安全觀所蘊涵的科學思維方法上,我們可以從多維度、多層面進行解讀,但相對于傳統的國家安全觀,最為突出或典型的還是“總體”思維特征,即從國家安全的不同范圍、不同領域和不同屬性認識和分析安全要素或安全問題所體現出來的全面、系統、整體性思維方法,因為“總體國家安全觀不僅是一種非傳統國家安全觀,而且是一種完整、全面、系統的高級非傳統國家安全觀”[3]。而我們所倡導和樹立的全面生態安全觀也不同于慣常理解的生態安全觀,也正是因為它需要堅持和運用總體國家安全觀所蘊涵的全面、系統、綜合、完整的思維方法,即因為它能夠堅持和運用生態安全體系中不同的生態安全要素之間相互融入、相輔相成的系統性思維,能夠堅持和運用生態安全與非生態安全要素之間相互滲透、相互協同的整體性思維。
      全面生態安全觀首先表現在生態安全體系之中不同的生態安全要素之間的相互關系上。通常認為,生態安全體系包括自然生態安全和人類生態安全,前者又包括生物細胞、組織、個體、種群、群落、生態系統、生態景觀、生態區、陸海生態等安全,或包括水安全、土地安全、大氣安全、動植物安全等;后者又包括經濟生態安全、社會生態安全、文化生態安全、政治生態安全、軍事生態安全等。當然,生態安全也可區分為區域生態安全、國家生態安全和全球生態安全,或區分為當代生態安全與未來生態安全等不同生態安全要素。全面生態安全觀不僅需要分析與涵蓋不同的生態安全要素,更需要揭示與強調自然生態安全和人類生態安全、自然生態安全體系之中的不同生態安全要素以及人類生態安全體系之中的不同生態安全要素之間的相互依存和相互促進關系的特征。比如,在自然生態安全與人類生態安全的關系上,全面生態安全觀著重強調“兩方面的相互交叉,不可分割。自然生態系統保持本身的健康與活力是其為人類社會提供持續、穩定資源與服務的前提,而人類所需要的資源和服務本身也體現了自然生態系統的結構和功能狀態”[4]。   全面生態安全觀也體現在生態文明體系之中的生態安全與非生態安全要素之間的相互關系上。生態文明體系不僅包括關涉人類生存需要的生態安全文明,還應當包括生態產品豐富多樣和生態環境質量不斷優化的生態發展文明。全面生態安全觀既要重視生態安全,也要重視生態發展,更需要強調生態安全是生態發展的前提,生態發展是生態安全的保障。
      全面生態安全觀最鮮明地體現在生態安全與生態文明體系之外的多種要素之間的相互關系上。生態安全與經濟、政治、文化、社會、軍事等各種要素緊密相關,特別是生態安全與經濟安全、政治安全、社會安全等安全要素更是具有相互貫通和互為表現的一面。因此,生態安全概念也往往被從與經濟安全、社會安全等關系中來加以定義,如曲格平認為,生態安全其一是防止環境污染和自然生態退化削弱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支撐能力;其二是防止環境問題引發人民群眾的不滿,特別是防止大量環境難民的產生,從而影響安全。[5]或如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IIASA)認為,生態安全是指在人的生活、健康、安樂、基本權利、生活保障來源、必要資源、社會次序和人類適應環境變化的能力等方面不受威脅的狀態,包括自然生態安全、經濟生態安全和社會生態安全,組成一個復合人工生態安全系統。此外,生態環境問題也會引起政治動蕩和軍事沖突,即生態安全與政治安全、軍事安全也是關系密切。如果從生態安全文明建設與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和社會文明建設的互為前提與互相嵌入的意義上,我們甚至可以認為生態安全就是經濟安全、社會安全、政治安全或軍事安全;生態安全就是經濟實力,就是政治文明,就是民生福祉,就是文化繁榮。
      如果說,將生態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確立總體國家安全觀是國家安全理論的重大創新,那么,從僅僅強調生態安全體系中的某種或某些安全要素的片面生態安全觀,到明確提出生態安全體系內外各種安全要素及其相互關系的全面生態安全觀,就應當屬于生態安全理論的重要創新。同時,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也是生態安全建設實踐的內在需要,生態系統的整體性、生態安全問題形成原因的復合性及其產生影響的廣泛性、應對生態安全問題方案的綜合性就是呼喚全面生態安全觀的決定性因素。全面生態安全觀還是生態安全建設的有力保障,我們只有不拘泥于生態安全體系中的某個或某些安全要素,不局限于生態安全體系本身,而是統籌生態安全體系內外各種安全要素協調共進、相互促動,才能真正確保生態安全有效實現。
      二、在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踐行全面生態安全觀
      “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首次強調將生態文明建設和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一起納入到總體布局中,也是首次強調將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同時,“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的生態文明建設顯然包含生態安全文明建設,且后者是前者的根本前提。因此,在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我們不僅要將生態文明建設放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的突出地位,也要將全面生態安全建設放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的突出地位;不僅要在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突出樹立社會主義生態文明觀,還要在樹立社會主義生態文明觀中率先樹立社會主義全面生態安全文明觀。當然,這也是因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基本內涵、理論基礎、思維方法、目標取向、戰略路徑內在地包含與呼喚全面生態安全觀。
      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五位”是“一體”的不同領域和組成部分,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豐富性和全面性;“一體”是“五位”的戰略路徑和總體部署,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整體性和統一性。作為“五位”的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分別構建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中心、靈魂、保障、條件和基礎,而所謂“一體”就是指“五位”之間構成相互影響、相互促進、相互交融和在一定條件下相互轉化的整體或系統。如果從國家安全角度上說,“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也蘊涵著經濟安全、政治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和生態安全之間的相互作用,也包含著要將生態安全放在突出地位并融入到經濟安全、政治安全、文化安全和社會安全各方面和全過程,這可被視為生態安全建設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其實質就是一種全面生態安全觀。
      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有機體思想是“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主要理論基礎。馬克思認為,“現在的社會不是堅實的結晶體,而是一個能夠變化并且經常處于變化過程中的有機體”[6]。這個有機體是由自然環境、人口、生產力、生產關系、經濟基礎、上層建筑等多種要素構成,各種要素既自成體系和各有功能,又在實踐基礎上通過相互依存、相互作用而成為統一的有機整體。其中,自然生態系統是社會有機體形成與發展的前提性要素,是整個人類社會存在與發展的基礎條件。社會有機體思想最為重要的啟示就是需要堅持全面性原則,“也就是說,我們在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實踐時,必須從社會有機體的整體性考慮,全面推進社會主義的現代化”。而“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就是“馬克思主義社會有機體理論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過程中的具體應用”[7]。“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對馬克思主義有機體思想的具體運用同樣體現在樹立與踐行全面生態安全觀之中。因為,社會有機體思想堅持的全面性原則也正是全面生態安全觀所遵循的基本原則,全面生態安全觀就是不僅要強調自然生態系統自身的整體性結構和功能,也要強調自然生態系統與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系統之間的相互聯系和相互影響。同時,“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將生態文明以及生態安全建設放在突出地位,這不僅是應對我國當下令人堪憂的生態環境問題和生態安全困境的實踐需要,也是貫徹社會有機體思想中的自然生態環境是人類社會整體存在和發展的基礎條件、自然生態安全是人類社會有機體安全存續和穩固的前提要素觀點的內在訴求。
      系統思維方法是“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基本思維方法。運用系統思維方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布局就是由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等子系統構成的一個動態開放的大系統。其特征主要表現為總布局的整體性,即強調五個子系統或五大建設是相互依存、不可偏廢的有機整體;總布局的結構性,即強調五大建設的特定地位與作用;總布局的層級性,即強調五大系統又包含著多個次一級系統;總布局的關聯性,即強調五大建設之間相互作用、相互協同;總布局的動態性,即強調對于子系統認知的不斷豐富和拓展;總布局的開放性,即強調子系統內部的相對開放和大系統與外部環境的相互交換。運用系統思維方法看待“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我們“既要看到總布局內部五個子系統各自的目標與功能,也要看到它們受制于總布局最高目標的引導與約束,要用‘一體’統領”‘五位’,共同向著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任務這個目標邁進”[8]。“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系統思維方法也同樣適用于全面生態安全觀,因為生態安全建設也是由自然生態安全子系統和社會生態安全子系統所構成的“兩位一體”的動態開放的大系統,或者說是由自然生態安全、經濟生態安全、政治生態安全、文化生態安全和社會生態安全所構成的“五位一體”的動態開放的大系統。全面生態安全觀就是要強調運用系統思維方法,將生態安全系統視為上述兩大子系統或五大子系統相互依存、相互協同的有機整體,視為生態安全系統不斷地與作為外部環境的經濟系統、政治系統、文化系統和社會系統相互交換的開放系統,并需強調以生態安全系統的“一體”統領上述的“兩位”或“五位”,最終確保實現生態安全建設的總目標。   實現人的全面發展是“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最終目標取向。馬克思主義將促進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作為共產主義的本質要求,把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作為人類社會發展的最終目標。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也就是將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作為最終目標取向。而人的全面發展離不開社會的全面發展,“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就是通過推動社會的全面發展來創造人的全面發展的實現條件。其中,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分別為人的全面發展提供物質技術基礎、政治保障、精神動力、社會條件和自然環境。[9]生態文明建設就是保障人的生態權益和生態權利,生態安全建設就是保障人的生存安全乃至生命存在,就是為人的全面發展提供必要的自然生態環境。然而,只有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才能推進全面生態文明建設和全面生態安全建設;而只有踐行全面生態文明觀和全面生態安全觀,將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安全建設融入到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的各方面和全過程,才能真正實現生態文明和生態安全建設目標,也才能真正為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創造必需的和諧安全的自然生態環境。
      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總方略中,“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是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重點戰略路徑。也就是說,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分別是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階段性戰略目標、強大動力、重要保障和根本保證。而推進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同樣也是貫徹全面生態安全觀的重點戰略路徑。因為“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所包含的廣泛內容和所堅持的全面思維方法也完全適用于全面生態安全觀。其中,全面小康社會建設必須是社會各領域的全面建設,必須是社會各領域相互協同的整體建設,也包括只有推進全面生態文明建設和全面生態安全建設,才能實現全面小康社會建設的戰略目標。全面深化改革“必須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統籌推進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10],全面生態安全建設同樣需要更加注重生態安全管理內部系統改革以及同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管理系統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同樣需要統籌推進生態管理和安全管理體制機制的重點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必須堅持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五大建設協調統一,堅持全面生態安全建設的法治指導和加強全面生態安全建設的法制保障也是踐行全面生態安全觀的重要保障。全面從嚴治黨不僅是加強黨自身領域的全面建設,也是加強黨的全面領導,不斷提高黨的全面執政能力,這也內在地包含了必須強化黨對全面生態安全建設的領導,需要不斷增強黨對全面生態安全建設的領導能力。
      三、在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中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內在地適應與呼喚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而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則將有力地引領與促進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這是因為全面生態安全建設不僅是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重要構成,而且全面生態安全觀的本質內涵、思維方式、目標取向和實現路徑與“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內在要求也存在著高度契合和完全適應的一面。
      全面生態安全觀首先是一種安全觀。作為國家安全建設的內容,全面生態安全觀不僅凸顯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安全問題,而且需要將生態安全建設融入到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需要強調生態安全建設同經濟安全、政治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建設之間的關聯和協同,需要強調生態安全同國家安全體系內部各種安全要素之間的相互協調與統一。也就是說,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必然呼喚構建總體國家安全觀,而在全面生態安全觀和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視野中,生態安全建設就意味著必須推進生態安全與經濟安全、政治安全、文化安全和社會安全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同時,國家安全處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中的基礎地位,生態安全又處于國家安全體系中的基礎地位,是屬于“最終的安全”;再加之我國生態安全現狀正面臨著巨大挑戰,目前人均生態足跡已經達到了2.2全球公頃(ghm2),是人均可得生物承載力的2倍,即意味著我國生態安全面對著巨大的生態赤字壓力,而且壓力還在不斷增大。[11]因此,全面生態安全觀還必須強調生態安全建設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的突出地位和特殊意義。
      作為生態文明建設的內容,全面生態安全觀既要強調解決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中的重大生態環境問題和主要生態矛盾,因為這些生態矛盾往往引發生態安全問題,“生態矛盾解決不了或解決不好,直接導致生態不安全,并因生態不安全引起政治不安全和社會不穩定,生態不安全直接導致人民群眾的生態權益缺失”[12];也要強調包括生態安全文明建設在內的生態文明建設的突出地位,強調生態文明建設為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提供自然基礎和生態滋養的獨特功能,強調正是應對當今日益嚴峻的生態安全問題迫切需要將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還要強調包括生態安全文明建設在內的生態文明建設必須融入到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強調生態文明建設與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的相互促進,強調生態文明發展規律與經濟規律、政治規律、文化規律、社會規律的交互作用。因為惟有如此,才能真正實現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推進中國當代社會的全面發展和整體進步。
      作為全面思維方法的內容,全面生態安全觀所堅持的全面思維方法不僅同總體國家安全觀中的“總體”思維方法一脈相承,也同“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的“一體”和“總體”思維方法高度一致,而且同作為“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理論基礎的社會有機體理論中的“有機”思維、作為其基本思維方法的系統思維以及作為其重大戰略路徑的“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的“全面”思維也存在異曲同工之妙。從這個角度上說,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就是倡導全面性、系統性、有機性、綜合性、整體性等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思維方法,而運用這些全面思維方法也必然有利于在實踐中理解把握和推進落實“五位一體”總體布局。   生態安全是實現生態文明和美麗中國建設的最低目標和底線要求,也是維護非傳統的國家安全和進一步健全國家安全體系的內在需要,但究其根本,還是為了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為了不斷增強人民的生態安全感、生態獲得感和生態幸福感。生態安全觀堅持以人為本的根本價值取向,就是因為生態安全是人類社會生存和發展的基本條件,其安全的最終標準是以人類社會所需求的生態因子質量來衡量,其直接目標也是為了維護包括當代人和后代人在內的人類根本的生態權利和生態權益。但只有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才能真正確保生態安全目標的現實達成。而且全面生態安全觀更加明確地強調生態安全對于經濟安全、政治安全、文化 安全和社會安全的基礎價值,更加具體地注重生態文明建設對于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和社會建設的根本意義,從而更加突出總體國家安全體系構建的重要性,更加注重追求維護人民群眾的生態權益與經濟權益、政治權益、文化權益、社會權益的有機統一,注重追求維護人民群眾的總體權利和整體權益,這一切又必然有利于推動“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所追求的社會全面發展和整體進步,有利于推動“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所追求的人的全面發展根本目標的逐步實現。
      轉變觀念是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的首要路徑。首先,全面生態安全觀不僅要求我們轉變只重視發展而忽視或輕視安全的發展觀,而且要求我們轉變只是重視傳統國家安全而忽視或輕視非傳統國家安全的安全觀。因為生態安全觀不同于傳統的安全觀,它是將一種最為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視為國家安全問題,是對傳統的以軍事和政治為中心的國家安全關注擴展的結果,屬于非傳統國家安全范疇。其次,全面生態安全觀要求我們轉變只重視經濟而忽視或輕視生態的非生態觀,也要求我們轉變只重視一般生態環境問題而忽視或輕視最為嚴重的生態環境威脅問題的一般生態觀。其實,一般生態觀自古有之,而生態安全觀是20世紀70年代隨著生態環境問題威脅日趨嚴重時才產生的現代理念,是納入國家安全體系中新的安全要素。再次,全面生態安全觀還要求我們轉變只重視自然生態安全而忽視或輕視人類生態安全的極端自然中心主義生態安全觀,要求我們轉變只重視人類生態安全而忽視或輕視自然生態安全的片面人類中心主義生態安全觀。全面生態安全觀還要求我們轉變只重視政治生態安全、軍事生態安全而忽視或輕視經濟生態安全或社會生態安全等,轉變只重視個人家庭生態安全而忽視或輕視國家乃至全球生態安全等各種片面生態安全觀。最后,樹立全面生態安全觀就必須要轉變各種非生態安全觀和片面生態安全觀,而這些轉變本身就是在生態安全的特定領域中對割裂和歪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觀的矯正和引導,從而也必然成為促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真正落實的有效路徑。
      健全制度是貫徹全面生態安全觀的重要路徑。構建與全面生態安全觀相匹配的制度體系,應當包括不同類型和多重層面的生態安全格局規劃、生態安全法制政策和生態安全管理體制機制等。首先,這些制度安排要體現生態觀或安全觀的一般要求,如建立適應生態環境問題顯現緩慢性和長期性特點要求的生態安全責任終身追究制度,建立適應生態安全問題高度復雜性和不確定性特點要求的生態安全法制與德制相統一的制度等。其次,這些制度設計更要體現全面觀的特殊要求,如規劃應當既是宏觀的全國尺度、中觀的區域尺度和微觀的城市及鄉村尺度的有機統一,又是“山水林田湖草”有機整合的國土生態安全格局;應當建立既是將生態安全立法和執法相統一,又是將自然資源利用、生態環境保護和國土整治相結合,還是將生態文明制度與經濟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和社會制度相協調的生態法制和政策體系;應當建立既包括自然生態安全系統的各種安全因子,又能反映經濟、政治、社會等安全因子的生態安全評價體系,其中必須“考慮經濟發展水平、人口壓力、科技能力和資源生態環境保護以及整治能力建設等方面的重要指標”[13];應當建立政府、企業、社會等不同生態安全治理主體以及林業、環保、農業、水利、海洋、國土資源等政府的不同生態安全管理部門的合作體制機制。固然,這些根據全面生態安全觀要求的制度安排與“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制度需求不可等量齊觀,但它們也是“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制度保障體系在生態安全領域的一個縮影,也會在一定程度上適應并推動著“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具體落地。
      黨的領導是實現全面生態安全觀的根本路徑。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也是中國特色的國家安全工作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根本政治原則。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理應包括黨對全面生態安全建設的領導,全面從嚴治黨也理應包括加強黨的全面生態安全執政意識與執政能力建設,以及在全面生態安全建設中的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建設。由于樹立與貫徹全面生態安全觀與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具有內在的一致性,因而,加強黨對全面生態安全建設的領導也就是強化黨對“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領導在一個特定領域中的政治原則和具體要求。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 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N].人民日報,2014-4-16(1).
      [2] 《總體國家安全觀干部讀本》編委會.總體國家安全觀干部讀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20-21.
      [3] 劉躍進.非傳統的總體國家安全觀[J].國際安全研究,2014(6):3-25.
      [4] 劉麗梅,呂君.生態安全的內涵及其研究意義[J].內蒙古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3):36-42.
      [5] 曲格平.關注生態安全之一:生態環境問題已經成為國家安全的熱門話題[J].環境保護,2002(5):3-5.
      [6] 馬克思,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02.
      [7] 亓靜.從馬克思社會有機體理論看五位一體總布局[J].臨沂大學學報,2013(5):49-53.
      [8] 趙國營,張榮華.系統思維視閾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布局:概念、內涵及特征[J].社會主義研究,2017(3):73-79.   [9] 張榮華,趙國營.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總體布局的實現進路[J].中國石油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4):1-7.
      [10] 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30.
      [11] 謝高地.國家生態安全的維護機制建設研究[J].環境保護,2018(Z1):13-16.
      [12] 方世南.深刻認識生態文明建設在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的重要地位[J].學習論壇,2013(1):47-50.
      [13] 孫蕾.國家生態安全評價指標體系研究[J].中國統計,2005(2):21-23.
      (責任編輯  古東)
      Abstract: Under the guidance of Xi Jinpings overall national security view, we should advocate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which emphasizes the interaction and synergy between the various elements of ecological security, those between ecological security and non?ecological security elements in the ecological security system and the interaction among various elements out of the system of ecological security and civilization. The establishment of a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view is not only an important innovation in the ecological security theory, but also an inherent need and a strong guarantee for the ecological security practice. In implementing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five in one”, we must not only highlight the view of socialist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but also take the lead in establishing a comprehensive socialist ecological security civilization view. It is because the basic connotation, theoretical basis, thinking method, goal orientation, and strategic path of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five in one” inherently contain and call for a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view. Establishing a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view will effectively lead and promot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five in one” overall layout, which is because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development is not only an important component of implementing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five in one”, but also the inherent connotation, thinking mode, goal orientation and realization path of the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correspond with the the inherent requirements of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five in one”. In short, we should practise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i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five in one” and implement the overall layout of the “five in one” in establishing a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view.
      Key words: overall national security view; comprehensive ecological security view; overall layout of “five in one”
    論文來源:《南京林業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9年2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f2112.com/4/view-14913665.htm

    ?
    video